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宣传 > 以案释法
从董某故意伤害案看道德与法的关系
[发布日期: 2017-10-30 ]  本文已被浏览过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案情简介】

  2015年2月27日11时30分许,在邳州市邢楼镇邢楼街的农村商业银行内,张某因插队取款,正在排队取款的被告人董某出来制止,后双方发生争吵,继而矛盾激化。其后双方亲友到达现场,双方家人发生厮打。在厮打过程中,被告人董某甲将张某左手扭伤。经邳州市公安局法医鉴定,张某的损伤属轻伤二级。案发之后,2015年3月18日,被告人董某甲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了事发当日自己因制止张某插队而后和张某起了冲突,一时失控打起架并把对方弄伤的主要犯罪事实。

  【调查与处理】

  江苏省邳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董某犯故意伤害罪,向邳州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建议追究董某故意伤害的刑事责任。江苏水杉律师事务所包洪彦、包阳律师接受被告委托后,认真阅卷,从道德和法的关系等方面全面分析,全力辩护。之后,邳州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采纳了律师的辩护意见,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董某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本罪法定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轻伤二级江苏省起刑点为1年,经过辩护最终判处拘役并缓刑,实现了法治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法律分析】

  分析本案,检察机关指控董某犯故意伤害罪,首先从确定罪名上是准确的。

  但是董某具有多种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免除处罚及缓刑的情节。具体如下:

  1、被害人张雯对本起案件的发生,具有重大过错。

  (1) 案件的起因是被害人违背公序良俗的插队错误导致的。

  作为一个公民,应当遵守社会主义道德,讲文明、守秩序。而被害人张雯明知不可为而为,于董某在银行正常排队时强行插队。董某为了维护社会公共秩序,主动站出来制止张雯的错误行为。应该说董某的这种朴素的正义感,不应受到过度非难。更何况被害人张雯是为人师表的老师,她的这种行为,形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她对法律规范、伦理道德、善良风俗的背离程度之深,受到了社会普遍的谴责。她的这种行为直接促使并激化了冲突行为的产生。如果张雯当时能够遵守社会秩序,或者心平气和的加以解释,请求他人谅解,而不是采取一些过激的言语,相信这起伤害案是不会发生的。

  (2)张雯在互殴中有过错,进行了对他人故意伤害的高危行为。比如张雯自认在银行内用脚踢了董某及多次拿石头垳人。张雯和董某相互厮打的行为均属不法侵害,双方相互抓脸掰手、各有损伤,董某脸上也被打破,只是张雯的损伤程度比董某大一点而已。这与一方加害另一方的直接故意伤害相比,在性质上明显不同。

  且在张雯对象把董某的哥哥董云飞按倒在地上并用手勒住脖子时,张雯对董云飞采取了握拳击打其头部的危险行为,这时,董某试图将张雯抓董云飞的手掰开,以阻止张雯对董云飞故意伤害。这些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正当防卫的性质,不具备直接故意伤害的恶意。

  综上,鉴于本起故意伤害案的发生,被害人也存在重大过错,因此应减轻本案被告的刑事责任,酌情从轻处罚,以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

  故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以下简称省高院量刑细则)在故意伤害案件中“因被害人对引发犯罪有过错或对矛盾激化引发犯罪负有责任的”可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量刑。

  2、本案是因插队矛盾引起,被告人的

  (1)犯罪行为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较小。

  (2)犯罪情节较轻,认罪态度较好。

  (3)当庭自愿认罪,具有坦白情节。

  根据刑法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根据犯罪的性质、罪行的轻重、认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 的规定,故理应从宽处罚。

  3、被告人有自首情节

  (1)根据邳州市公安局出具的“到案经过”及“发破案经过”,董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在投案过程中始终予以配合。应当认定具有自首情节。

  故根据省高院量刑细则第11条,请求对符合自首且犯罪较轻的被告人,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

  4、双方达成刑事和解协议。

  案件发生后,被告人非常后悔,认罪悔罪。案发后,多次给被告人赔礼道歉,多次进行慰问。并积极给以被害人赔偿,已经全部赔偿到位。并和被害人达成调解协议,被告人真诚的悔过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被害人要求不再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根据省高院量刑细则第14条:对于当事人达成刑事和解协议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下;犯罪较轻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及第17条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全部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可以减少基准刑40%以下的规定,请求法院依法减轻、或免除处罚。

  5、可以考虑判处缓刑或者免除刑事处罚。

  (1)犯罪情节较轻,符合宣告缓刑的条件

  (2)被告人无犯罪前科,一贯表现良好,且系初犯。

  (3)且被告人家庭以务农为生,要抚养两个小孩、赡养老人,家庭负担重,不能失去劳动力;如果被告人服实刑,这个家庭将无维持生计。

  (4)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这一点,司法局已经予以核实,并取得社区及周围群众的证实,宣告缓刑不会有不良影响。

  故可以适用非监禁刑,依法宣告缓刑,进行社区矫正。

  综上几点,被告董某犯罪情节显著轻微,恳请免除刑事处罚或从轻、减轻处罚并判处缓刑。

  以便给予被告人改过自新 、重新做人的机会。

  经过以上案情分析,本案已经比较明晰。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董某甲不能冷静处理纠纷,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论罪,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被告人董某甲自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与被害人就民事赔偿达成和解协议,赔偿损失,取得谅解,可酌定从轻处罚。综合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经考察对其适用缓刑没有再犯罪的危险,且对所居住地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具备社区监管条件,依法可宣告缓刑。对辩护人提出的建议从轻处罚,判处缓刑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一、三款的规定,判决:被告人董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本罪法定量刑为三年以下、拘役、管制,江苏省轻伤二级量刑起点为一年,本案判决,在导致一人二级轻伤的判决中,属于比较轻的判决,很好的维护了被告合法权益,实现了法治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实现了道德与法的平衡。

  【典型意义】

  董某故意伤害案是一堂生动的全民法治课。该案一审判决作出后,被告人很满意,受害者也谅解并认可,社会上的舆论也很好。该案典型意义在于:一是全面落实“谁执法谁普法”普法责任制。董某故意伤害案中,检法司等部门各尽其责,把普法融入执法司法和法律服务全过程。公安机关认真履行侦查程序,检察院依法进行审查起诉,法院全程认真听取各方意见,律师接受被告委托,全力辩护,司法局积极走访群众、调查核实依法对被告出具符合缓刑、社区矫正的意见。各部门各司其职,在案件审理中,依法行事,积极进行普法宣传。二是有针对性地运用好以案释法方式开展普法宣传。董某故意伤害案就其法律意义而言,焦点在于当道德与法冲突时,公民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为,并承担什么样的结果。律师对董某在道德上,制止插队的行为予以说明,并对其过激行为,从法律上给予评价。法院也采纳了律师的辩护意见。通过本案,给群众提供了一个鲜活的案例,让群众知道以后遇到类似问题如何处理才是最恰当的。同时让群众对故意伤害的犯罪构成、量刑情节、谅解、缓刑等法律知识有了更深的了解和认识,增强了群众的法治意识和维护法律的自觉。三是充分发挥司法局在普法中的作用。在社区走访中,人民群众了解了案情,对插队是否应该予以制止,,本案应该如何判决等方面产生了浓厚兴趣,司法局积极引导群众进行了大讨论,经过讨论,理越辩越明,群众对法律的理解也越来越深。通过司法局走访调查增强了法治宣传教育的实际效果,迅速主导了舆论走向,使公众对案件事实及相关法律问题有了更理性的认识,对道德与法的理解也更深入,取得了很好的法治效果和社会效果。

  http://www.frjs.gov.cn/31036/201710/t20171030_4786701.shtml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