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速递 > 调研文章
完善农村普法宣传教育 推进法治建设落地生根
[发布日期: 2016-12-23 ]  本文已被浏览过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溧水区局

  溧水区在经过了六个五年普法宣传教育后,全区农村民主自治、民主管理和依法办事的能力及自觉性有了较大增强,广大农民群众的法律意识、法制观念和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意识及能力有了较大提高,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工作取得了较为显著的工作成效。

  “治民无常,唯法为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社会的构建,需要人人都以法律己。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指出:“要坚持把全民普法和守法作为依法治国的长期基础性工作,深入开展法治宣传教育”。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有农村(社区)691510余个,容纳着占总人口一半以上的广大农民。在贺雪峰教授的《新乡土中国》一书中提到了“好人治村与恶人治村”的论述,这就是农村法治的一个缩影。农村及广大农民普法宣传教育的开展,不仅决定着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还直接关系着基层法治的进展和精神文明的提高,对于全国法治进程推进具有非常重要意义。

  近日,笔者对溧水区部分村(居)进行了驻村调研,参观了村庄建设,走访了百姓群众,交谈了村干党员,既欣喜地看到了依法治村的法治思维的初步树立、村民法律意识的有力提升、法治建设的高度关注等,更严肃地看到了农村普法宣传教育的缺位,如普法宣传氛围的淡薄、法制文化设施的不完善、法治元素的匮乏、宣传载体及方式的单一生冷、普法宣传队伍建设的缺失等,给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工作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诚然,据笔者广泛了解,这是全市乃至全国广大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工作缺位的一个缩影。

  一、农村普法宣传教育缺位的现状及成因

  (一)农村普法宣传教育认知度不高,思想上存在偏差。1、农村村民认识不足。一是轻法治。根据走访调查A村在家的部分村民发现,一旦发生邻里纠纷时,30%左右的村民会找村里德高望重者协调,40%左右的村民会选择请求村干部调解,20%左右的人会选择信访渠道寻求政府及其部门反映,只有10%左右的人会选择通过法律诉讼方式来解决。分析后发现,在当前,“重人治、轻法治”的思想在广大农民中广泛存在,且较为深刻,“信访不信法”表现尤甚。二是学法积极性受打击。当前社会上的执法不公、有法不依、知法犯法等不良社会现象不同程度存在,给农民学法、守法、用法带来了严重冲击,导致农民学法用法脱节,挫伤了农民学法的信心与希望,给普法宣传教育工作带来了消极影响。村民汤大妈“笑”着说:“法律虽好,但执行起来往往就走样,法律讲的是一回事,执行又是一回事,叫我们农民咋相信?学了法有什么用?”三是实用主义盛行。许多农民群众对法律存在实用主义思想,遇到问题才想起来去找法律,不能积极主动接受普法宣传教育,往往“临时抱佛脚”。2、基层普法宣传教育队伍认识不足。镇村干部是农民普法宣传教育队伍的中坚力量,但他们有的认为普法宣传教育是一项既花钱又费力的“苦差事”,短期内效果难显现,“得不偿失”;有的认为普法宣传教育就是要农民守法,强调农民尽义务多,宣传农民权利少;有的认为普法宣传教育工作是一项长期工程,自己少开展点没关系,“还有后来人”;有的认为是普法宣传教育工作是一项“软”指标,仅仅限于敷衍应付,不能真正开展落实到位。

  (二)农村普法宣传教育队伍力量薄弱,法律素质不高。据了解,目前我区各司法所平均配备工作人员5名,牵头组织协调镇相关部门、各村(居)开展普法宣传教育人员力量不足。据大部分村(居)村民反映,每年上级机关部门至村开展普法宣传教育活动仅2-3次,上级部门送法活动少,村民受教育机会少。村普法干部通常由村治保调解主任兼任,主管工作多,完成镇、村中心工作任务繁重,对农村普法工作不以为意;同时,不少村干部文化素质不高,自身学习法律不够,在实际工作中需要宣讲法律时,要么避而不谈,束手无策,错失了用法律解决事务的机会;要么主观臆断,随意解答,增加了群众对法律的不信任感;有的片面曲解,一知半解,法律宣讲不到位,导致民事纠纷扩大和上访事件反复时有发生。

  (三)农村普法宣传教育阵地建设滞后,设施不完善。对于广大农村村(居)委会,有的尚未建设法制宣传栏,有的即使建设了也不能及时更新法制宣传内容;没有建设法制学校、法律图书角等,普法宣传教育设施不完善;没有充分墙面、电线杆、体育设施、活动广场等现有资源设立法制宣传墙画、道旗、标牌等,法制文化元素匮乏,普法宣传氛围淡薄;没有结合村自身优势挖掘法治文化特色,阵地建设滞后,法治文化缺失。

  (四)农村普法宣传教育活动组织模式弱化,开展难度大。以我区A村为例,辖区面积8.4平方公里,下辖11个自然村、19个村民小组,常驻居民2500余人,地域宽广,村民居住分散,加之村民集体观念较以前淡化,要组织村民集中开展普法宣传教育存在很大困难。一方面,农村人口居住分散,通知不方便,即使通知到了,也不一定就会来;另一方面,农村剩于劳动力大多外出打工,剩在家里的是“九九”、“三八”、“六一”部队,即老人、妇女和儿童,目前某村共有850余人,都是拖儿带女的老人、妇女,走不动或不愿走,要组织起来实在不易。“我想参加普法宣传教育活动的,但是实在走不开,上有老人要照顾,下有小人要抚养。”村民孙大姐如是感慨。

  (五)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形式和内容简单落后,亟待突破创新。一是形式呈现单一性。除了进村入户散发些法律宣传品或是上集市设个法律咨询台之外,就是搞宣传栏、贴标语,传统形式多而创新形式少。传统 “被动式”的普法宣传教育由于成本高,加上组织难,已不受组织者和农民的欢迎;二是方式缺少多样性。从走访调查村民情况统计,大多数村民获取法律知识主要来源于电视、广播电台等媒体,《今日说法》、《普法栏目剧》、《金牌调解》等电视法律节目比较受欢迎,从其它方式获取法律知识的途径狭窄,缺少多样性。党员老赵说:“《普法栏目剧》等电视法律节目我还是蛮喜欢看的,因为讲的都是身边类似的事情,除此以外就是听广播,其他的就没的了。”;三是内容缺乏针对性。农民需要什么样的法律?农民能接受什么层次的普法宣传教育等问题仍未得到很好解答。单纯讲理论、说法律条文,村民不懂。如果能根据他们的生产、生活需要,各予所需,普法宣传教育效果将事半功倍。如果遇到困难有人依法出点子,发生纠纷有人依法帮助调解,涉法问题有人提供法律服务,群众就有兴趣学法、记法、用法。多数村民对“以案说法”的形式最为认可。四是参与缺乏积极性。农民群众整体文化素质较低,学法基本上是被动的。大多数村民反映,只有遇到问题时,才急着要了解法律知识,没有提前认知和规划。

  二、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完善的建议及对策

  针对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存在的上述主要问题,根据我区农村工作实际,结合我区“七五”普法规划的相关部署和要求,笔者认为完善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工作可在如下方面作出积极努力:

  (一)把握“基本点”,加强宣传引导,充分增强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开展的重要性

  借助今年是“七五”普法启动之年的重大有利契机,举行宏大的新闻发布会、启动仪式、知识竞赛等活动,并通过网络、电视、广播、报刊等媒介加以广泛传播和宣传,提高普法宣传教育工作的群众知晓率和社会影响力,引导广大基层政府及部门、村(居)委会和广大农村居民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强化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工作重要性的认知,充分认识到农村普法宣传教育是一项宏大的战略工程,是全面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分认识到农村普法宣传教育是一项艰巨的基础工程,是提高农民群众整体素质、监督基层政府依法行政和密切干群关系的重要途径;充分认识到农村普法宣传教育是一项长期的社会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特别是发展的不平衡性和局部的不适应性,需克服厌战、畏难情绪。在新形势下,进一步加强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工作,对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二)把握“关键点”,加强培育塑造,着力增强农村普法宣传教育队伍的专业性

  队伍是实施普法宣传教育的具体承担者,队伍越强,质量就越高。在乡镇一级,需进一步理顺司法所管理体制,切实解决司法所编制机制、人员队伍、经费保障等问题,提升司法所统筹协调镇相关部门开展普法宣传教育的龙头性、专业性,建立健全普法联络员制度、工作开展常态机制、绩效考核奖惩机制。建立农村普法宣传辅导员队伍,在公安派出所、法庭、司法所等部门中选派政法干警到各村(居)、各农村中小学校担任普法宣传辅导员(法制副校长),指导村(居)、学校开展普法宣传,提供法律服务;在村(居)一级,加强村(居)普法宣传员的选聘、培训,把大学生村官或者具有高中以上学历的农村两委干部、党员选聘到普法队伍中来,使他们成为农村普法教育的宣讲人。村民小组设立法制宣讲员,负责本组的法制宣讲任务。农户每家培育一名法律明白人,使其为家庭中的学法、普法骨干。

  (三)把握“创新点”,加强探索创造,大力增强农村普法宣传教育模式的可行性

  着力解决农村难以集中组织开展普法宣传教育的切实问题,有效创新普法宣传载体,积极探索新时期农村普法宣传教育有效路径,创建农村“普法示范村、学法中心户、法律明白人”新模式,推动“七五”普法健康、有序、快速、大力向纵深发展。

  一是创建“普法示范村”。区法宣办可制定下发创建普法示范村实施意见和考核办法,对创建普法示范村的标准、措施和考核办法等提出具体要求,纳入民主法治示范村建设目标责任制考核。各村(居)分别成立由支部书记为组长、主任为副组长的普法示范村创建工作领导小组,形成区、镇、村三级组织网络,建立健全普法宣传教育“五有”阵地,即各村(居)有一所法制学校、一个法制宣传栏、一套法律图书、一支法制宣传队伍和一套法治制度,积极推进“研究工作先学法、作出决策遵循法、解决问题依照法、言论行动符合法”逐步成为村干部和普法骨干的自觉行动。

  二是培育学法中心户。以自然村庄划块为“区”,毗邻居住的农户为依托,按照群众自愿的原则,培育学法中心户。确定中心户数不受户数和人口多少限制,因地制宜,每区少则3-5户,多则10-20户。中心户要求“五有”,即有较好的家庭活动场所、有一定的法律知识、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有一套法律宣传资料、有一定的矛盾调解经验。户主主要由一些农村老党员、离退休回乡老干部、老教师、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法律工作者等组成,他们既是懂法守法先行者,也是法律知识的传播者,更是学法用法的践行者。其主要职责是利用农村空闲、下雨等时间组织邻居宣讲法律法规知识,利用调处民事纠纷等机会就事说法宣传民事法律法规,利用红白喜事聚会等平台宣传农村易风易俗等政策法规。

  三是培养法律明白人。以开展“送法律进农村”活动为契机,抽调司法系统工作人员、律师、法律工作者组成普法讲师团,利用农闲等时间进村入户,现场解答农民群众的法律问题,面对面开展普法宣传教育。依托村(居)农民法制学校等阵地,对村干部、调解员、信息员、村民代表等进行轮训。对经教育培养,符合“法律明白人”条件的颁发聘书,调整充实到基层普法宣传员、法制宣讲员、兼职调解员、网格信息员等队伍中。

  (四)把握“兴奋点”,加强娱乐趣味,有效增强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内容的实用性

  农村普法宣传教育需关注和了解农民群众对法律的需求,按需施教,学以致用,变“我讲什么,你学什么”为“你需要什么,我宣传什么”。开展群众喜闻乐见、丰富多彩的法治文化活动,寓教于乐,提升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内容的实用性。一是内容实用。针对农村文化生活的一些特点,编演法制文艺节目,放映法制题材影片,展出富有农村生产、生活气息的法制宣传图片和漫画,赋予普法宣传教育一个活的载体。提高普法宣传教育活动自身内容的吸引力,提升广大群众参与普法宣传教育的主动性、积极性。二是载体实用。以部门为依托,以活动为载体,适时组织开展一些群众乐于广泛参与的普法宣传教育活动,使农村群众参与有乐趣、参与得实惠、参与能受益。三是计划实用。针对农村、农民结构的层次性和普法宣传教育需求的多样性,在制定普法宣传计划时,既“求同”也“存异”,既安排《宪法》、《民法》、《刑法》、《婚姻法》、《治安处罚法》等共性内容,又要因人、因岗、因需而异,如安排《村(居)民委员会组织法》、《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物权法》、《农村土地承包法》、《农业法》、《合伙企业法》等个性内容,缺什么、补什么,干什么、学什么,按需施教,学以致用,时刻把脉不同层次农民需求的“兴奋点”。

  (五)把握“着力点”,加强改进运用,有力增强农村普法宣传教育方式的实效性

  一是针对不同普法对象采取不同的宣传形式。如对村(居)干部、村民小组长,可采用法律培训、法制讲座的形式;对外出务工、经商人员,利用国庆节、春节等集体回家时间,可采用集中法制教育的形式;对农村中小学生,可采用法制漫画、法制小故事、法律知识竞赛的形式;对年老体弱、没有文化的农民,可采用上门走访、谈心拉呱的形式;对农民工,可采用法律咨询、以案说法的形式;对广大的农民群众,可采用法制文艺演出的形式。

  二是借助现有的组织网络体系开展普法宣传教育。整合各种社会力量,协力助推,建立长效的“搭便车”制度。如利用文化部门组织文化下乡等活动的机会,把枯燥的法律条文演绎为通俗易懂的法律小知识、法律小故事,编成文化教材或法制文艺节目,增加农民学习法律知识的趣味性;利用农业科技部门宣传农业科技信息、新项目的机会,普法工作人员可随同科技人员进村入户开展《农村土地承包法》等涉土类、涉农类法律法规的宣传教育;利用卫计部门开展计生宣传与疾病免费诊疗等活动的机会,普法宣传员可向广大妇女群众发放普法教育资料,面授《妇女权益保护法》、《反家庭暴力法》等相关法律知识。

  三是加强新媒体应用,创建普法宣传教育新形式。充分发挥现代传媒的优势作用,各村(居)委会牵头建立本村(居)QQ群、微信群、手机报、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定期推送一批法律方面的知识、案例、新闻等,及时、直接、快速地将普法宣传教育活动的各项要求传达到每个村民;加强与移动等通信媒介的合作,组织开展“溧水区普法微信公众号”扫描关注送礼品推广活动,推出评论、学法、答题、发布等累积分换礼品活动;加强与电视台、自媒体社会组织等的衔接配合,开发法制微电影、栏目剧、调解栏目、样板戏等,在电视、114视频端、溧水人民网等上定期、滚动播出,扩大普法宣传教育覆盖面、受众面,力求实现“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效果。

  (六)把握“落脚点”,加强机制保障,切实增强普法宣传教育机制的长效性

  一是落实责任保障。贯彻落实《溧水区国家机关“谁执法谁普法”责任制实施细则》(溧法宣办字〔2016〕5号),建立责任落实和工作成效定期通报制度,区法宣办每月督促各成员单位开展普法宣传教育活动,每季度联合区委宣传部、区依法治区办对各成员单位开展抽查,对工作落实不到位的单位依照《江苏省法制宣传条例》责令整改。

  二是落实考核保障。发改部门将普法工作纳入对镇(街)的千分制考核,组织部门将普法宣传纳入服务型党组织建设考核,机关党委将普法宣传纳入对机关部门的绩效考核,真正将普法宣传工作“软任务”转化为考核“硬指标”。健全激励机制,认真开展“七五”普法中期检查和期末总结验收,重点做好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先进集体、先进个人的表彰工作。加强普法宣传教育绩效管理信息化建设,探索开展社会第三方评估,健全普法宣传教育工作动态评估考核机制,加强评估结果的发布和运用。

  三是落实经费保障。按照上年度实有人口数量确定普法宣传教育经费标准,纳入年度财政预算,专款专用,并建立动态增长机制。加大普法宣传教育服务政府购买力度,列入政府购买服务指导性目录。鼓励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对普法宣传教育事业的公益性投入,积极利用社会资金开展法治宣传教育。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点在基层,基础在农村,关键在农民。然而,较长时间以来,农村普法宣传教育的缺位致使农村法治社会建设始终处于“普法不及时、用法没效果、施法不彻底”的状态,法治建设的效果往往滞后在“最后一公里”。完善农村普法宣传教育,推进农村法治建设落地生根之路任重而道远。笔者希望通过我区“七五”普法的不懈努力,我区农村普法宣传教育工作机制进一步健全,“谁执法谁普法、谁主管谁负责”责任制得到全面落实,普法宣传教育队伍进一步壮大,普法宣传教育阵地进一步加强,普法宣传教育形式进一步多元,普法宣传教育内容进一步适需,普法宣传教育渠道进一步拓宽,农村法治意识进一步提高,全社会自觉形成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法治氛围,全民法治思维与法治信仰基本确立。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