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速递 > 调研文章
关于司法行政一体化智能平台在实际应用中的思考
[发布日期: 2017-08-21 ]  本文已被浏览过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建邺区司法局 丁友军

  2015年,省司法厅完成“2+1+N”一体化智能平台整体功能开发,对各类业务进行智能化分析,对各项工作流程进行再造,推动形成了信息主导工作的新模式。智能平台部署应用,在全系统推动形成了信息主导、上下一体、统一调度、扁平指挥的司法行政工作新格局。在信息技术被高度应用,信息资源被高度共享的今天,人们逐渐习惯了使用网络来处理各类事务,一体智能平台的应用,对司法行政主动顺应大数据时代政府“智慧治理”要求无疑具有重大意义。本文仅就当前一体化智能平台在基层实际应用中的问题以及解决这些问题的对策进行一些思考。

  一、一体化智能平台在我区的应用与成效

  (一)建立高效的运行管理体系

  我们建邺区司法局借助“12348”网络和一体化智能平台,串联起全区6个司法所、45个社区司法服务站,加快推进局、所、站三级司法行政工作系统一体化运作。建立权力事项、责任事项、追责情形“三位一体”的权责体系,实现权责清单深度融合,疏通局、所、站三级服务社会的“脉络”,畅通权责运行的“最先一公里”。理顺了局、所、站各个层级、各个岗位的工作职责和相互关系,形成协调运转的有机整体。搭建起全领域、广覆盖、高效率的司法行政集约化勤务运作模式,实现了群众少跑腿,数据多跑路。

  (二)完善的信息采集机制

  以实战化为目标,通过一体化智能平台、“12348”网络和建邺区基础、图像两大数据库,收集社区服刑人员的日常生活动态,有针对性开展施教管理,实现教育矫治工作信息化、系统化和动态化。通过“12348”呼叫接收和三级服务窗口受理两大主要信息渠道,打破基层司法行政机关内部条线和部门界限,扩大社情民意的收集范围,以信息化带动基层工作实战化,促使机关力量与基层一线的直接对接,努力实现资源力量整合在基层、服务管理水平提高在基层。

  (三)强化信息的分析研判机制

  建立图表分析模块,在对收集到的复杂信息智能分析基础上,从多维分散的大数据中发现趋势、找到规律,快速自动地生成直观的数字和图表,做到提前掌握,预先研判。增强基层实时监测、动态感知、科学预警、联动处置的能力。每天上午由一名局领导主持召开碰头会,分析研判矛盾纠纷、特殊人群管控、公共法律服务、法治宣传教育四个方面的信息,按照信息的预警预测和研判结果,通过指挥平台、视频系统等多种信息载体,实现大数据与司法行政工作深度融合。

  二、一体化智能平台存在的不足之处

  一体化智能平台的部署应用,加快了全省司法行政系统信息化建设步伐,有力地促进了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公共法律服务、法治宣传教育、特殊人群服务管理“四个全覆盖”提质增效,提高司法行政服务管理的质量和效率,促进司法行政工作体系和工作能力现代化。平台应用以来,取得了积极成效,其应用成果也受到了区领导、相关部门及广大受益人的高度关注。正因为如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冷静思考,查找、发现一体化智能平台在应用中存在的不足之处,并能进一步探索和实践,深化平台建设,完善功能体系,这样才能全面、主动顺应大数据时代政府“智慧治理”要求。

  (一)内外网不能互联互通

  大概是出于安全考虑,目前省司法行政一体化智能平台实行的专网专线,没有接入互联网。基层工作人员在实际工作中,既要上一体化智能平台的专用内网,也要运用互联网处理其他工作事务。在这种背景下,给基层工作人员带来了许多烦琐事务,如:基层司法行政工作人员的办公桌上都会出现一个人使用两台电脑的“尴尬”现象;明明两台电脑并排在一起,但实际工作中,机关部门与部门之间、司法行政内部的同事之中,很多工作上的数据、资料的传送都是靠外网运行的,如果想填报到一体化智能平台,还不得不借助U盘这种移动存储产品,影响工作效能提高。

  (二)平台上没有设置互动工具

  建设一体化智能平台的目的为了推动形成信息主导、上下一体、统一调度、扁平指挥的司法行政工作新格局。但目前的一体化智能平台系统基本处于孤立运行状态,用户之间没有有效沟通渠道,没有设置互动平台或窗口,不能运用平台在上下级之间纵向指挥协调、请示汇报,也不能让同一单位同事横向之间沟通协调。在实际应用中,工作人员经常为了一体智能平台上的数据填报、操作方法等问题,向省厅、市局相关人员请教、请示,也只能借助电话、互联网上的QQ或微信等工具,让众多操作人员感觉极不方便。

  (三)平台目前存在“信息孤岛”现象

  “信息孤岛”这一词汇最早是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吴敬琏在2002年所提出的,这一现象也在随后引起了政府部门的广泛关注。信息化建设的核心就是信息的互联互通和互相流动,然而,一体化智能平台却没有实现司法行政系统内部、司法行政与其他部门之间的互联互通和信息流动。比如,公证服务、律师管理、法律援助、社区矫正信息并没有直接与政府其他各部门之间的信息融合和数据共享;法律援助和民政部门不能直接对接;区(县)之间的相关数据信息不能借鉴、交流学习。大数据技术将决定司法行政未来“智慧法务”建设的高度,孤立的信息系统无法提供跨部门、跨系统的综合性信息,各类数据不能形成有价值的信息。如果要利用好大数据,为党委政府科学决策提供参考,首先要打破“信息孤岛”,运用一体化智能平台,率先解决司法行政内部信息数据在系统内“流动”的问题。

  三、对一体化智能平台建设的几点建议

  (一)在加强网络安全建设下探索内外网融合

  网络环境的复杂性、多变性以及信息系统的脆弱性、开放性和易受攻击性,决定了网络安全威胁的客观存在。目前多数政府机关都会有两个网络,一个是内网,主要处理机关政务核心数据,与外界完全隔离。另一个是外网,主要是用于访问互联网,方便机关工作人员查阅有关资料,处理邮件等。内外网隔离与融合的问题,在社会上争论已经由来已久,是隔离还是融合,可谓各执已见、莫衷一是,毕竟互联网的优势与给局域网带来的潜在威胁也是同时存在。不过笔者认为,网络使用问题不能因噎废食,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内网与外网的数据交互已变得日趋紧迫,无论从实用、美观还是从操作方便等角度出发,还是应该寻求内外网深度融合的途径。当前,在处理内外网融合方面,大致采用三种方式:一是单网卡的情况实现同时上内网和外网。把内网和外网通过交换机合二为一,通过设置PC同时访问外网和内网,运用物理防火墙的方法进行安全隔离。目前,我们建邺区政府机关的“协同办公网”就是采用这种融合形式。二是双网卡设置同时上内外网。这种网络结构的特点是内网、外网没有融合到一起,而是通过在电脑上安装两个网卡来实现访问内、外网。普通情况下如果想上内网的话就把外网的网卡禁用掉,反之亦然。南京市司法行政系统原来的内网办公系统就是采用这种模式。三是建立起信息中转缓冲机制。内网中转服务器、外网中转服务器之间,通过硬盘交换数据。如,我区当前在省厅一体化智能平台的基础,研发的“人民调解小助手”就能有效解决此类信息互动的困扰。笔者在这里无意仲裁那种形式优劣,只是从积极的角度考虑,一体化智能平台建设不妨探讨一下如何加强网络的安全建设,规避由此带来的安全风险和隐患,使两网建设走上协调发展、相互促进的良性发展轨道。

  (二)拓展一体化智能平台的服务功能

  目前,政府机关的电子政务处在“跨越式”发展阶段,政府各部门的内部信息系统建设已经非常普及。电子政务内网网络建设、应用功能软件的推广受到重视,尤其功能方面,政务内网主要满足政务部门内部办公、管理、协调、监督和决策的需要。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当QQ、微信等软件逐渐颠覆传统协同办公,打造成为全新移动工作平台,通过这个软件协调指挥、交流信息、传递材料已经越来越被公众所接受。这种背景下,一体化智能平台的建设,应充分考虑信息技术与基层用户的使用习惯,以政务需求为导向,致力于服务功能的开发研究。笔者认为当前尤其要设计一个互动平台或窗口,实现后台管理与基层用户友好互动,为基层用户运程协助、维护管理,简化操作等方面提供及时互动服务。

  (三)打通“信息孤岛”让大数据为司法行政服务

  网络时代,大数据应用是社会服务管理信息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其中各部门数据资源协同共享、业务系统互联互通则是关键和难点。省司法行政一体化智能平台,作为全省司法行政数据汇集中心,首先在系统内部要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在研发设计时,要率先打通省、市、区三级行政机关对数据资源的分割和垄断,系统内的数据资源做到随时共享,随时交换。尤其省厅要把自己掌握的丰富司法行政信息,率先在一体化智能平台上搭建了信息数据流动的“立交桥”,实现信息融合与数据共享。打通“信息孤岛”,真正迎接大数据,为全省各司法行政工作制定工作规划、执行政策、履行职能及查阅资料等方面提供有效信息支撑。通过融合贯通,提高司法行政服务管理的质量和效率,促进司法行政工作体系和工作能力现代化。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