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速递 > 调研文章
关于法律服务参与服务 “一带一路”建设的思考
[发布日期: 2017-11-07 ]  本文已被浏览过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办公室 王庆

  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根据全球形势深刻变化、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对于开创我国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

  党的十九大报告把“一带一路”建设和实施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作为经济建设和全方位外交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市地处“一带一路”交汇点,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与广阔的经贸合作空间。但我们也要看到,政治安全、恐怖主义、宗教差异等众多不稳定因素长期影响着对外经贸活动的开展,其中影响最频繁、最紧密的莫过于日趋多样化的涉外法律风险。如果说企业是“一带一路”航路上的旗舰,那么法治保障就是必不可少的护卫舰之一。我市司法行政工作以法律服务为抓手,主动融入全市对外经贸工作,为我市涉外经贸活动提供了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保障。

  一、法律服务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积极作用

  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隶属法系不同,对外开放程度、法治状况、市场化水平和贸易保护政策差异较大,我市企业在参与共建“一带一路”过程中可能会遭遇因投资贸易、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保护、金融交易、劳工问题、环境保护等因素产生的多种法律问题。为此,法律服务工作主要可以从三个方面做好服务工作。

  一是协助规避法律风险。部分企业在开展涉外经贸活动中,尚未完全树立规则意识和法律意识,往往习惯于国内的经商形式和交易习惯,容易忽视重要的法律细节,导致我国企业在产生法律争议时容易处于违约地位,从而产生法律风险。法律服务机构能够充分介入企业经贸活动的各类环节,审查并提出合理的法律建议,有效规避各类法律风险。

  二是帮助解决法律争议。随着我方企业“走出去”进程的加快,涉外经贸活动中的各类纠纷日益频繁复杂。法律服务机构通过代理诉讼、仲裁等方式,能够帮助企业依法妥善处理各类民商事纠纷,协助规避反垄断、反倾销、反补贴等各类贸易壁垒,依法保护国家、企业和个人的正当权益。如:我市某化工公司与荷兰某公司就危险品销售达成协议,但在运输过程中,被荷兰检方认为涉嫌非法运输危险品进行刑事检控。我市律师积极应对,与当地律师组成团队,与荷兰检方多次交流、沟通,说明触犯刑律的客观原因,最终与荷兰检方达成庭外和解,最大限度地维护了企业的合法权益。

  三是提供配套衍生服务。当前,涉外法律服务工作呈现不断创新的趋势,从横向上看,涉外法律服务工作已经不再局限于合同审查、纠纷处理等传统领域,同时也涉足融资、会计、保险等领域;从纵向上看,律师行业是涉外法律服务工作的主要力量,公证、司法鉴定等行业也在其中发挥着积极作用,如我市公证机构每年办理7万余件涉外公证事项,其中有近8000件发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此外,法律服务工作在服务涉外经贸活动的同时,能够积极宣传相关制度和地方优势,为全市“引进来”工作擂鼓造势。

  二、我市法律服务工作参与服务“一带一路”面临的制约因素

  一是适应“差异关”。一些国家的行政执法、行政监管十分复杂,执法透明度不高,对外国或外资企业在执法力度上有所歧视,甚至会有针对性地进行一定程度的法律管制和差别对待。同时,许多国家的法律体制还不尽完善,人治多于法治,国民道德水平和守法意识参差不齐,使我们依法开展涉外法律服务工作需要更高的交流艺术和方法。

  二是突破“能力关”。“一带一路”建设涉及的60多个国家中大多数都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部分国家有关投资贸易的立法仍在不断调整完善,相关法律的修订比较频繁,有些甚至存在不同层级的立法主体,使法律服务机构很难把握即时的交易规则,导致贸易难度加大。不同法系国家的法律分类与术语、法律表现形式、审判模式与技巧、法律适用规则等差异较大,同一纠纷在不同法系国家之间的处理方式各异,法律的适用性会被削弱。同时,因所属法系不同而产生的法律信息不对称,也对法律服务工作开展提出了更多挑战。

  三是打通“渠道关”。一方面,涉外法律服务信息缺乏高效的沟通交流渠道,专业的涉外法律服务资源与相应的案源匹配度不高,存在企业找到合适的律师难、律师找有效的案源难的问题。另一方面,面对涉外法律争议和法律风险,我方法律服务机构往往陷入“单兵作战”,缺乏信息共享与预警机制。同时,本地与海外法律服务行业之间缺乏有效沟通渠道,争议问题的解决途径较为单一。

  三、我市法律服务进一步参与 “一带一路”建设的思考

  随着我市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深入,对我市涉外法律服务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我们充分发挥和拓展服务职能,积极整合行业资源,扩大沟通交流渠道,完善执业保障机制,为我市“一带一路”经贸活动提供更加有力的法治护航。

  一是要素集聚,搭建专业服务平台。探索建立“政府法律顾问+市律师协会+企业法律服务人员+涉外法律服务机构”为主体的涉外法律服务专业平台。其中,市律师协会统筹协调各类涉外法律服务信息,组建涉外法律服务机构库,向涉外法律服务机构和企业法律服务人员分别推送涉外法律服务案件资源和风险预警。政府法律顾问将相关信息向有关部门进行反馈,协助编制相关指导性文件和投资指南,主动为政府“一带一路”建设决策提供法律服务,为我市相关涉外经济政策的制定提供法律建议。

  二是苦练内功,强化品牌辐射效应。加强涉外律师专业队伍建设,强化能力建设和业务转型升级。在理论研究方面,充分发挥市律师学院职能,重点研究“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相关领域的法律制度、法律问题、法律纠纷,通过培训、调研等模式,提升涉外法律服务队伍理论水平。在业务定位方面,推动法律服务人员从其擅长的国际贸易诉讼向与投资相关的非诉项目法律服务转型,从侧重外商投资业务向境外投资业务转型,从东道国律师向投资国律师转型。在服务方式方面,推动法律服务模式由粗放型的咨询模式向精细型的项目管理模式转变,集中问题审查、争议解决、风险预警等各项职能,实现涉外法律服务“售前”、“售中”、“售后”全覆盖,打造一批辐射全市乃至全省的涉外法律服务品牌。

  三是外联互通,搭建国际合作桥梁。加强与其他利益相关方沟通,充分利用国外中介机构,对投资贸易方的国别环境、行业和项目进行尽职调查,提高自身风险防范意识。加强与“一带一路”有关各国和地区律师间的交流和合作,探索建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区域性律师联盟,提升南京涉外法律服务机构的知名度和国际竞争力。发挥南京人才优势,邀请各领域的法律人才围绕南京参与“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国家的投资与贸易所急需解决的法律服务重点、难点、热点问题,开展专项调研和科研攻关,为推进一带一路法律服务提供理论和实务支持。

  四是强化保障,营造良好执业环境。强化对涉外法律服务的资金扶持、人才扶持和信息扶持,将涉外法律服务作为高端服务业,争取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对引进涉外法律服务人才给予专项补贴。与外事部门建立会商协调机制,为涉外法律服务人员办理境外手续、领事保护等开辟绿色通道。加强涉外企业法治宣传,通过展会、进企宣传、志愿行动等方式搭建涉外法律服务机构与企业之间的沟通渠道,通过各种有效便利的方式为海外投资实务部门和企业提供有针对性的海外投资项目风险管理培训。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