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速递 > 调研文章
浅析基层法治文化建设的新路径
[发布日期: 2017-11-09 ]  本文已被浏览过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南京市高淳区司法局 章四美 杜家胜

 

  法治文化是人们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逐渐形成的法律至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反对专制等价值观念、思维模式、行为准则的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的总和。法治文化蕴含于法治建设之中,法治文化建设则是法治的灵魂,是法治社会的重要精神支柱和内在动力。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基础在基层,工作重点在基层。因此,增强基层法治文化建设水平,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对维系社会和谐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一、基层法治文化建设必要性与可行性分析

  (一)基层法治文化建设必要性分析

  一方面,法治文化只有满足基层群众的需要,才能实现其价值。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要命题,使法治成为当今时代最鲜明的主题。而基层作为广大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主要阵地,格外需要法治精神的滋养。只有把法治文化建设同基层人民群众的物质生产生活紧密地联结在一起,法治文化建设才能成为融入人心的法治精神,才能更好地服务于基层群众的生产生活。另一方面,基层法治文化建设对于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具有基础性作用。法治观念的缺失会使一些市场主体在利益驱使下产生失范行为,这些失范行为会严重干扰正常的竞争秩序,尤其是在市场发育尚未健全的基层,最终损害的还是群众的利益。为了最大限度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基层法治文化建设,帮助大多数基层群众树立自觉维护法律权威的意识,善于运用法律自我保护,敢于抵制违犯法律的人或事,从而实现基层治理法治化的目的。

  (二)基层法治文化建设可行性分析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确立,物质资料生产方式和水平大幅改善,我国已经摆脱了物质匮乏的局面,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法治具有了比较坚实的物质基础和经济保障。与此同时,在法治政府和法治社会建设的大潮中,人们自觉或不自觉地产生了对法治的追求和向往,渴求更高水平的法治环境来保证自己生活环境的和谐稳定发展,给基层法治文化建设提供了赖以生存的土壤。

  二、当前基层法治文化建设存在的问题及原因探析

  虽然推行基层法治文化建设具有时代必然性,但这一进程不全是一帆风顺、一劳永逸的,当前基层法治文化建设还存在诸多问题,只有挖根究底,才有可能对症下药、标本兼治。

  (一)法治文化建设重理论研讨,轻具体实践。尤其是在基层宣传教育平台、普法阵地建设中,城乡居民主动参与法治文化实践较少。其实即便是在理论研讨上,目前学界对基层法治文化建设的研究也仅仅只是停留在与法理学相关的概念层面,是一种相对封闭的学理式的探讨,尚未对基层法治文化建设做一种前瞻性的建构。究其原因,除了缺乏足够成熟可参考借鉴的经验之外,还有经济、文化发展水平的制约。从基层经济发展状况来看,相对落后的经济无疑会制约法治文化建设的步伐,即使在一些经济发展较快的地区,也可能存在着重经济发展而轻文化建设的倾向,导致经济和文化发展不协调,基层法治文化建设进程缓慢。

  (二)基层法治意识薄弱,法治信仰认同缺失。一方面,受传统习惯意识和乡亲血缘等本土文化的影响,人们对法治缺少先天的崇尚和信仰,遇到矛盾纠纷或自身利益受到不法侵害,往往更倾向于寻求私力救济,而不习惯于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另一方面,现阶段法治文化建设缺少强有力的推动者和示范者,基层组织尚难以发挥其在法治文化建设中的领导作用,因此群众的尚法、遵法、用法意识还很薄弱。

  (三)基层法治氛围不浓,司法权威不足。各种消极因素干扰基层民主法治进程。一是相对落后的教育、卫生和社会保障事业以及社会文化环境难以为法治文化发展提供优质“土壤”。二是基层法治文化建设过程中仍然存在认识不深刻、宣传不及时、责任不到位的现象,导致法治氛围不足。三是治发展有待进一步完善,例如:少数行政执法部门依法行政的意识和能力还不足,基层法法治权威远未形成。群众期待通过法律途径实现公平正义的诉求遇到诸多障碍。

  三、地区基层法治文化建设的创新经验做法

  全国推进“七五”普法工作如火如荼,法治文化工作机制初步建立、阵地建设初具规模、专门队伍建设素质不断提高、社会各界积极参与度不断提高,普法教育工作硕果累累。各地结合自身实际,积极开展基层法治文化建设,努力创建法治城市、法治县(市、区)和民主法治村(社区)。下面,简要介绍几个地区开展基层法治文化建设的创新经验做法,仅供参考。

  (一)四川经验:四川各地在基层法治文化建设方面积极创新实践,在法治宣传与群众法治意识提高、依法阳光拆迁安置等方面进行了不少有益探索,从而推动基层治理法治化进程。比如四川江油市在基层治理中融入“法德并行,刚柔相济”的理念,引导群众运用法治思维和法律手段,化解社会矛盾,解决彼此纠纷。成都市金牛区金沙社区和成华区新鸿社区建立了法治微广场、法治文化公园、居民议事亭、法治连心驿站等,把法治宣传阵地融入院落,把法治大讲堂送进院落,把法律服务延伸进院落,坚持法治与自治并重,创新开展基层民主法治建设。宜宾江安县在基层党组织中增设“法治委员”,为群众提供法律援助和服务,引导多方主体共同参与基层依法治理,化解各种矛盾。

  (二)无锡经验:近年来,无锡市发挥法治的引领性、基础性作用,切实加强党对法治建设的领导,不断提升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建设水平,在调动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治理、深化法治宣传教育、依法化解社会突出矛盾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近期入围2013-2016年度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秀市(地、州、盟)拟表彰对象,连续4年群众安全感位居江苏省前列。其特色做法就是坚持以社区作为基层法治建设的“主战场”,充分发挥基层组织民主自治作用。其实早在2015年初,上海就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的意见》,提出推动社会组织在社区治理中的积极作用,并明确社区生活服务类、公益慈善类、文化体育类、矛盾调处类四类社区社会组织将得到重点扶持,并提出政府购买服务要编制“两个目录”。两地做法具有异曲同工之妙。此外,无锡坚持以加强法治文化建设为抓手,夯实基层法治坚实基础。把建设法治文化、弘扬法治精神作为提升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水平乃至提升整个社会文明程度的基础性、支撑性工程来抓。通过传统媒介和新型载体加强法治文化载体建设,广泛开展系列“法治无锡”创建活动。加强企业依法办企、信用至上的经营理念,打造“诚信无锡 ”的创新创业环境。

  (三)宜昌经验:近年来,宜昌市在推进基层法治文化建设的实践也是亮点纷呈。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把法治文化建设作为推进法治宜昌建设的重点工作予以明确。各地法治文化建设工作有亮点、有特色、有氛围、有影响,树立了优质品牌,为全市在更高层次上推进法治文化建设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当阳市以弘扬法治精神、传播法治理念为核心,突出以法治文化建设为主线,开展法治文化“培根工程”建设活动,加快构建传播快捷、覆盖广泛、影响深入的法治文化传播平台,打造富有特色的竞争力的法治文化品牌,为法治当阳建设提供精神动力和文化支撑。远安县全面实施“法务导航”工程,坚持用先进的法治文化领航、用丰富的法务载体引航、用健全的法务网格护航,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法治远安建设取得了很大成果。宜都市全力推进“法润宜都”工程建设,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培育法治文化,实施小康护航,提升法治实践。

  四、深化基层法治文化建设的建议与思考

  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基层法治文化建设是依法治国的根基,是保障人民群众权益的重要内容,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前提。然而,基层法治文化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社会各个层面,关系到全体民众思维习惯和行为规范的改变。以南京市高淳区为例,2013年以来,高淳区创新思维,将平安法治创建与生态立区理念深入融合、向生态法治领域深度拓展,打造出“生态法治”品牌。实践中,把生态法治建设作为优化社会管理的重要抓手。努力发挥法治保障功能,强化社会管理长效治理;发挥法治规范功能,强化社会管理基层治理;发挥法治调控功能,强化社会管理源头治理。此外,该区结合市民广场、公园、长廊等场所,精心打造核心价值观、普法宣传、廉政文化等主题的法治文化阵地,覆盖率达到95%。阳江镇法治文化广场等阵地被评为南京市首批法治文化宣传教育基地,高淳区法治宣传教育中心(高淳生态法治文化体验馆)荣获江苏省“省级法治文化建设示范点”称号。与此同时,高淳区委、区政府法律顾问制度已经全面实施运行,作出重要决策、出台重要文件、处置重大事件,都要主动听取法律顾问意见,该区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的能力正在不断提高。然而,当下的高淳和很多地方一样,面临着深化基层法治文化建设的阵痛期,亟待新的思路引领转型升级。

  (一)大力推进法治政府机制建设,为基层法治文化建设提供力量支撑。引导各级领导干部树立“法治文化建设也是政绩”的理念,把法治文化建设放到检验和衡量党委政府执政能力和科学发展的高度,开创政府主导、群众参与的新局面。建立健全党委领导、人大监督、政府实施、各部门配合、全社会共同参与的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为基层法治文化建设提供制度保证。各级行政职能部门只有不断地总结学习,不断完善服务机制,依法发挥各自重要职能,并采取多种措施,开展法治宣传,普及法律知识,提供法律服务,推进平安建设,化解矛盾纠纷,才能让群众真正成为法治文化的受益者,促进依法治理,使基层法治文化建设迈向一个新台阶。

  (二)发挥基层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为基层法治文化建设提供组织保障。培育和发展社会组织,建设法治文化宣传的专业队伍。一是要特别重视各种法治组织,如法律宣传教育、人民调解、法律援助、法律服务等组织,充分发挥其在法治社会建设中的作用。例如:在各村、各行业团体培育建立“和事佬”人民调解工作室、法律服务工作站等等。二是要强化基层党组织的战斗保垒作用,依托基层党建网格单元,以基层党员活动日、党群联系日为契机,开展法治宣传、党内法规宣传,充分发挥党员干部在基层推进法治文化建设中的模范带头作用,为基层法治文化建设提供强有力的政治和组织保证。

  (三)发挥法治宣传教育功能,以培育公民意识、法治信仰为根本目标。基层法治文化建设要拓宽阵地、创新载体、更新内容、丰富表现形式,建立人才队伍,培育地方特色。注重公民法治观念的培养,在法治文化建设内容上,重点加强对公民权利、责任与义务的宣传教育,培育公民对法律的崇尚和信仰。一是依托图书馆、博物馆、展览馆、纪念馆、文化馆、市民广场、主题公园等公共文化设施,构建了覆盖全区、惠及全民的法治文化服务体系,使法治文化的渗透力和影响力深入基层、深入人心。二是将“生态法治”理念融入到美丽乡村建设中来,丰富“美丽乡村建设”的法治内涵。利用秸秆禁烧、精准扶贫、环境专项整治等活动开展普法宣传,通过悬挂标语横幅、现场解答咨询、赠送普法读本等形式,将法治理念传递到群众家门口。 要坚持法治文化阵地建设与美丽乡村建设相结合,不断丰富农村法治教育阵地建设内容,将法治文化宣传长廊、法治图书角、法治宣传栏等打造成为美丽乡村建设的一个新“景点”。 三是坚持“巩固传统媒体、完善网络媒体,发展移动媒体”的普法思路,在充分发挥电视、报纸、电台等传统媒体作用的基础上,积极运用普法网站、手机短信、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普法客户端、法治动漫、法治微电影等新媒体开展法治宣传教育工作,使法治宣传教育与现代信息技术同步同行,促进普法工作融入百姓生活,增法治宣传教育的渗透力和实效性。

  五、参考文献:

  【1】刘鹤挺:《略论推进我国基层法治文化建设》,载《理论专刊》,2013年8月。

  【2】王理阳:《宜昌市基层法治文化建设的实践与思考》,载《清江论坛》,2016年第1期。

  【3】刘绍艺:《关于基层法治文化建设的几点思考》,载《胜利油田党校学报》,2016年1月第29卷第1期。

  【4】无锡市政协社会法制委员会:《推进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建设研究——以无锡市为例》,载《江南论坛》,2015年12月。

  【5】姜平平:《农村法治文化建设的困境和建议》,载《云南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5年第1期。

  【6】蒋家胜:《城乡基层治理法治化的困境与路径——基于四川的实践探索》,载《成都行政学院学报》,2016年6月。

  【7】胡传宏:《创新法治文化管理机制 提升基层法治建设水平——连云港市连云区法治文化建设创新经验》,载《法制与社会》,2011年10月。

  【8】王发新:《法制宣传教育中加强基层法治文化建设的理性思考》,载《中国司法》。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