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速递 > 调研成果
拧紧矛盾纠纷“减压阀” 筑牢社会稳定“压舱石” ——对我区社会矛盾纠纷成因分析和对策思考
[发布日期: 2017-11-22 ]  本文已被浏览过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江宁区司法局 刘春明

  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加强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机制建设,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这为新形势下做好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工作指明了方向。从我区来看,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日益凸显,各种矛盾纠纷不断涌现,特别是由土地征用补偿、房屋征迁安置、劳动争议、物业管理、交通、消费等引发的矛盾纠纷越来越突出,成为影响全区和谐稳定的主要因素。面对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准确把握基层矛盾纠纷的产生原因和演化趋势,构建社会矛盾纠纷防范化解长效机制,形成有效的社会治理、良好的社会秩序。

  一、近年来我区社会矛盾纠纷的现状

  (一)矛盾纠纷的主要类型。面对社会矛盾纠纷易发多发的态势,区司法局充分发挥调解职能优势,动员和组织全区各级各类调解组织和调解员,克服“人少事多”困难,最大限度将矛盾吸附在基层、化解在一线。从近三年调处化解的矛盾纠纷来看,传统型矛盾纠纷仍然占有相当的比重,婚姻家庭、相邻关系、房屋宅基地、山林土地、经营合同等矛盾纠纷占比25.7%;由经济社会发展引发的热点型矛盾增长比较迅速,特别是物业管理、消费维权、环境污染、交通、医患等纠纷增长较快,占比超过传统性矛盾,达到27.8%;损害赔偿纠纷有明显上升趋势,主要集中在侵权类、伤害类、意外事故等方面,数量从2014年的1600余件增长到2016年超过5000件,占比达20.3%。除此之外的其他纠纷占26.2%,这些纠纷主要发生在村(社区),与基层群众利益息息相关,调处不及时容易造成矛盾激化升级。

  (二)全区主要矛盾纠纷产生的原因

  一方面,传统型矛盾纠纷仍占一定比例,这些纠纷主体相对单一,起因并不复杂,但存在分布广泛、隐蔽性强、爆发点低等显性特征,需要及时排查发现,尽早组织化解,将纠纷消除在萌芽状态,降低社会危害程度。

  1、婚姻家庭纠纷增势明显。涉及继承、赡养、离婚财产分割等纠纷,2014~2016年,全区各类调解组织受理调处此类纠纷分别为394件、686件、1769件,上升趋势明显。纠纷产生的原因主要有三种:一是房产权益争议加剧。一些子女为了家庭分户、祖产分割、父母遗产继承等引发纠纷,多发生于征迁安置较为集中的地区。二是赡养义务拒不承担。随着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空巢老人日渐增多,子女却以工作为由拒绝履行赡养义务,有的因为赡养份额问题互相推诿。三是离婚呈现低龄化趋势。年轻夫妻婚恋观念、家庭观念和责任观念淡薄,多因夫妻长期两地分居、家庭暴力、感情破裂离婚,常常为分割财产、抚养探视子女而发生纠纷。

  2、相邻纠纷居高不下。该类纠纷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因邻里宅基地引发的纠纷。邻里之间为了争地盖房、围砌院墙、排水、采光、通行等发生争执,往往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甚至引起群殴。二是农田水利引发的纠纷。村民因为农作物喷药施肥、抗旱取水、畜禽啃食农作物等琐事发生口角,谩骂互殴。三是居民小区邻里纠纷。部分居民因晾晒衣服、空调滴漏等产生纠纷,有的因装潢噪音、下水道堵塞等交涉时发生矛盾。

  3、土地流转纠纷数量明显上升。近年来,随着国家农业税收政策的调整,以及城镇化建设开发用地,土地流转纠纷已成为涉农街道主要矛盾之一,其成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土地确权、农业税收减免和土地价值提升。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强农惠农富农政策,使得农村土地增值空间不断上升。因此,在第二轮土地确权过程中,过去已流转土地的农户纷纷反悔,想要回已转包或转让的土地,从而与受让方产生矛盾纠纷。二是农户之间流转行为不规范。部分土地流转发生在亲朋、邻里之间,且大多数是以口头方式出租、转让,有的即使签订了书面协议,协议也不规范,造成土地权属登记与实际耕种情况不相符,在新一轮土地确权时矛盾集中爆发。三是基层组织管理服务不到位。在土地集体流转过程中,由于部分村、社区干部法律意识不强,工作不认真细致,出现土地权属登记不规范、协议制作不严谨、补偿不到位等情况,导致纠纷发生。

  另一方面,热点纠纷不断凸显,这些矛盾纠纷涉及面广、成因复杂、化解难度大,在全媒体环境下,应对处置不当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

  1、征地拆迁安置纠纷较为突出。涉及到旧城改造、重点工程、道路施工等关联的土地征用、房屋拆迁、安置补偿等问题,主要成因有三种:一是拆迁户不当诉求。随着土地利用方式从粗放型转向集约型,土地资源越来越紧缺,区域内征收用地补偿标准不断提高,现行的征地补偿安置标准更加优惠,以前被拆迁户因利益驱使,要求追加补偿。二是违建谋取非法权益。少部分村民法治观念淡薄,突击加盖违建、装修、种植苗木果树,希望通过拆迁来达到利益最大化,在进行动迁拆违时而发生矛盾。三是安置房权属不清。2016年开始,我区启动安置房 “两证”办理工作,由于一些安置房之前私下买卖,办证过程中出现交易过户、产权人争议、房产继承等问题,截至目前,共受理调处安置房办证纠纷1500多件。

  2、物业管理纠纷大幅增长。目前,我区有各类小区近1300个,随之而来的物业管理纠纷也日益突出,仅2016年,各级调解组织受理调处物业管理纠纷1784件,较2015年增长近3倍,产生纠纷的主要原因:一是业主之间矛盾引发的物业管理纠纷。业主之间往往因为乱停乱放交通工具、随意堆放杂物、违章搭建、毁绿种地、侵害他人权益而产生矛盾,而物业公司在调解矛盾时存在缺位现象。二是业主与物业管理公司之间的矛盾。部分物业公司管理服务质量较低,服务方式简单粗暴,对业主诉求敷衍推诿甚至置之不理,继而导致业主拒缴物业费,矛盾越积越深,造成恶性循环。三是业主因新老物业更替引发的纠纷。物业公司聘用合同到期,但老的物业公司不愿撤走,新的物业公司进驻不了,新老物业公司发生冲突;有的甚至出现了现有物业公司尚未撤离,新的物业公司就匆忙进驻的情况,导致出现一个小区两个“管家”的乱象,让业主无所适从。

  3、劳动争议纠纷频发。我区现有大小企业31882家,因劳动合同、社会保险、工资待遇等引发的纠纷一直居高不下,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企业关停并转产生的矛盾。一些高能耗、高污染企业因政策性关停,部分劳动密集型微小企业因经营不善倒闭,企业职工因工资兑付、社会保险等问题,与企业产生矛盾。另一方面是企业管理、劳动合同不规范。用人单位对劳动者工资报酬、合同期限、社会保险等有关规定不清晰,有的企业故意规避责任义务,在终止解除劳动合同时,不按规定支付劳动者经济补偿金,侵犯劳动者合法权益,导致了劳资关系紧张对立。

  4、民生领域纠纷时有发生。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机动车日益普及,交通事故频繁发生,交通事故纠纷数量居高不下,全区各类调委会每年调处交通事故纠纷超过1800件,主要是因为驾驶人员安全意识淡薄、技术水平不过硬等原因造成。医患纠纷在我区虽非社会主要矛盾,但社会关注度高、影响大,一些患者在发生医疗纠纷后,期望值过高,又不愿做医疗鉴定,少数患者家属则过度维权甚至采取过激手段,严重影响正常的医疗秩序。环境污染纠纷多发生于企业违规排放、施工扬尘噪音、畜禽养殖污染等领域,群众反应激烈,矛盾易激化。消费纠纷近年来发生了新的变化,除传统的因假冒伪劣产品、虚假广告、食品安全引起的纠纷外,预付卡消费、电子商务、旅游越来越成为消费领域纠纷的重点。

  二、近年来我区矛盾纠纷的主要特点

  (一)利益诉求复杂化。近年来,司法行政系统排查调处的矛盾纠纷总量迅速增加,矛盾纠纷构成也发生较大变化。以2009年为例,当年的矛盾纠纷主要集中在婚姻家庭、邻里、房屋宅基地、合同纠纷等传统领域,比例达40%;而最近三年,物业管理、消费维权、环境污染等领域矛盾纠纷呈现爆发性增长态势,成为当前我区最主要的社会矛盾类型。

  (二)纠纷主体多元化。社会矛盾纠纷的主体已从公民之间,拓展到企业、社会团体、行政部门、事业单位等众多领域,包括征地失地农民、企业改制下岗职工、“民代幼”教师、复原退伍军人、基层组织等。同时,劳动关系、征地拆迁、环境污染、消费维权等引发的矛盾纠纷层出不穷,这些矛盾纠纷法律性、政策性强,涉及人数多,处置稍有不慎,极易引发集访、越访和群体性事件。

  (三)社会矛盾群体化。一些矛盾纠纷往往牵扯到众多当事人的利益,纠纷当事方往往是利益一致、诉求相近,如:拆迁安置、征地补偿、土地流转、企业改制、农民工讨薪、非法集资等关系到部分群体的切身利益,容易发生群体性纠纷。一些利益相关的群体在少数人策划煽动下,有组织、规模性的集体上访、越级上访,严重扰乱正常的办公秩序和社会秩序。

  (四)矛盾对抗激烈化。一些重大疑难复杂纠纷发生后,纠纷当事方为谋求个体利益,往往语言偏激、行为极端,有的当事人甚至采取堵门、堵路等非法手段,在赔偿(补偿)上漫天要价、缠访闹访,矛盾往往涉及多个部门、时间跨度大,这些纠纷调解难度大,处置效果不明显。

  三、化解我区社会矛盾纠纷的对策建议

  (一)强化宣传服务,在全社会营造法治氛围。一是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教育。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大力倡导基本道德规范,积极引导正确价值取向,培育诚实劳动、信守承诺、诚恳待人的社会风尚,在公民之间形成互相尊重、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和睦友好的良好人际关系。二是加强普法宣传教育。认真落实“七五”普法规划,将矛盾纠纷排查化解与法治宣传教育有机结合,推动法律进机关、进乡村、进社区、进学校、进企业、进军营,大力营造学法、用法、遵法、守法的良好氛围,预防和减少矛盾纠纷的发生。三是加强法治政府建设。强化依法治理工作,健全党政机关学法制度,深化领导干部和国家工作人员学法,严格落实“谁执法?谁普法”、“谁服务?谁普法”责任制,不断提高领导干部、执法人员依法行政意识,积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发展、解决问题、化解矛盾。四是充分发挥法律顾问作用。不断完善全区法律顾问制度,将工作触角拓展到街道、园区,延伸到村组、农户,积极参与基层矛盾纠纷化解与信访接待,主动为群众提供精准贴心的法律服务,打通法律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

  (二)完善人民调解工作机制,筑牢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一是大力推进人民调解组织建设。强化区、街道、村(社区)三级人民调解委员会规范化建设,建立交通、医疗、劳动、物业、环保等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完善公调、诉调、检调、访调对接工作机制,推进落实网络调解、电视调解等特色调解工作室,积极引入第三方力量参与矛盾纠纷化解,形成纵到底、横到边全覆盖调解网络体系。二是完善矛盾纠纷排查调处机制。加强矛盾纠纷排查预警和分析研判,整合村(社区)干部、大学生村官、社工等服务力量,执行矛盾纠纷专报、直报、“零报告”制度,及时掌握各类重大突发性、群体性矛盾纠纷苗头动向,确保发现得早、化解得了、控制得住、处置得好。三是全面提升调解员队伍的专业化、社会化水平。分层次开展业务培训,不断提高广大调解员处理各类社会矛盾水平。吸收大学生村官、专职社工、党员和社会组织志愿者等,充实到调解员队伍中来,建设“传统+专业化+社会化”的调解工作队伍。

  (三)建立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一是发挥人民调解基础作用,进一步加强基层调解网络建设和网格化管理,推进区、街道、村(社区)三级调委会规范化建设,着重抓好区、街两级调处中心实战平台建设,切实提升纠纷预防预警、重大纠纷管控、突发纠纷应急和联动协调处理能力。二是突出政法综治部门主导作用,全面实行“派驻式”调解室工作模式,规范诉调、检调、公调、访调对接工作各个环节,实行对接工作规范化、系统化和常态化,提升纠纷化解效力。三是强化街道和职能部门主体作用,深入开展社会矛盾大排查大整治行动,及时发现并做好各类纠纷隐患信息的报送,主动联合政法、综治、司法等部门做好分析研判,形成有针对性地稳控处置方案,防止各类矛盾激化升级。四是增强社会力量参与纠纷化解协同作用,发挥人民调解协会、消费者协会、律师公证协会等民间组织作用,鼓励律师、公证员、行业专家积极参与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的服务,引入社会组织参与矛盾纠纷调处,构建全方位、多层次矛盾纠纷化解网络。

  (四)多措并举,综合治理各类矛盾纠纷。一是依法调处矛盾纠纷。加强民主法治建设,综合运用行政、仲裁、诉讼、调解等多种手段化解矛盾纠纷。对涉法涉诉矛盾纠纷,要引导群众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以增强处理矛盾纠纷的公信力、权威性。二是强化信访矛盾纠纷化解。充分发挥信访和矛盾调处中心的作用,完善信访接待和矛盾化解无缝对接机制,加强区、街两级“访调”对接办公室规范化建设,强化律师信访接待值班制度,积极引入社会力量参与信访矛盾纠纷的化解处置。三是深入开展“大走访”活动。坚持深入基层、走村入企,切实解决一批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消除矛盾隐患,促进社会和谐。

  (注:数据来自各类调解组织统计数)

  

无标题文档